访问旧版 省公司内网 设为首页 联系我们
今天是:
站内搜索:
天气情况:
乘车站:
终点站:
 
  企业文化
当前页:首页 > 企业文化 > 职工园地  博客天地
 
命运 枞阳分公司 余泓银
2019-06-18

一个阳光灿烂的午后,面对政治处干部干事杨波,挎着数码照机的突然到家来访,斜靠在陈旧斑驳的皮沙发上,眯着眼打盹的老雷,如触电般将半躺着的身体坐直,惊愕的眼神里除了无辜和愤怒,剩下的全是不友好:“大中午的,有啥事吗?”这时,老雷的老伴,循声从卧室赶了出来,看到这一刹那,本就松驰的脸上,两个嘴角又明显地垂了下来,几乎带着哭腔说完“怕什么,偏来什么”后,靠在卧室的门框上,像个犯了错的孩子低头不语。

也难怪老俩口很不友好地接待来访的杨干事。自从上级下达清退伤病老干部的通知后,他们担惊受怕的就没睡过一个囫囵觉。老雷不算灵敏的脑子时常在想,真有那么一天,该怎么办呢?可假设不是20多年前的那场变故,自己的命运定会是另一番境地啊!

然而,如人离不开空气般现实的命运,容不得他丁点儿的假设,事实就那样不可摹改地发生了。

1982年秋,那时他还是20出头的少尉排长,小雷。浑身散发出的朝气,,如这塔克拉玛干戈壁深处初绽的马兰花般英气逼人。那天,他带领全排战士像往常一样,将靠近防空洞边主干道上的落叶扫堆、焚烧。

大伙望着被火逐渐燃熄、随风扬起的叶灰,有人埋怨:“这该死的落叶,不知浪费了我们多少时间”!确实,每到秋季高大笔直的白杨,收缩着身躯,懒散地扯掉这一身金黄,裸露出西北的风骨。把这一地的金黄丢给了驻守在这里的战士捯饬。也许,就在这一刻,该死的叶灰通了人性,报复而又鬼魅似地,溜进了半掩着石门的防空洞,与这群朝夕相处的伙伴开了个笑。

“不好了,防空洞着火了”!不一会儿,收拾完落叶回连队的小雷,突然,听见有人呼喊,许多战友闻声赶了过去。 这时,连长吴卫国闻声也从办公室跑了出来,面色惊慌地对小雷说:“快!快去看看,小张和小陈刚才去防空洞取消防带出来没了!”从连长的脸色中,小雷瞟到了事态的严重性,兔子般奔向防空洞。

浓烟,从防空洞的各个出口迫不及待地向外涌。“防空洞底层的芦苇被树叶火星点着了”。瞬间,不大的营房乱作一团。“快,进去抢救器材”……小雷看到许多官兵冲向防空洞。

防空洞因长期缺氧又加上通风效果不好,洞内燃物释放了大量的一氧化碳,人若在洞内逗留时间过长,会中毒窒息而亡。 可当时小雷与战友们哪还顾得上这些,一心想找回战友,或抢救器材,不计后果地向洞口涌去。

“快……快救我啊!”当小雷刚经过垂直通风口时,隐隐约约地听见有人在呼救。他走近通风口,透过呛人的浓烟定神一看,是战士小张!在攀梯上艰难的挪动着快昏迷的身体,他想都没想就钻了下去,费不少力气才背起小张,顺着攀梯一步一步地爬出了通风口。

幸运的是小张中毒不深,神志还算清醒地对小雷嗫嚅着嘴唇:“小、小陈还、还在里面,快救他!”一股强烈的责任感忽地在小雷的胸膛里跳跃,他把小张交战友,又迅速走向通气口,正要下去时,突然有人大喊:“不能在下去人了,这样会出人命的”。“小陈还在里面,我怎能袖手不管呢!”

就这样,小雷再次钻进了防空洞,不停地呼喊着小陈的名字,但无人应答。时间在一分一秒地流逝,数十分钟过去,仍没找见小陈。这时,小雷的脑袋昏得难以辩向,迷迷糊糊地栽倒在地,熟睡过去了……

小雷再次醒来,是被战友凿开防空洞、向里不断注水加氧才救起而深度昏迷的第9天。尽管医生和专家想尽了医疗办法,小雷还是因一氧化碳中毒过度,落下了意识不清,思维混乱等后遗症,那一年,他24岁。

一眨眼三年过去了,小雷的病情在战友悉心照料下,有所好转。但与正常人相比,他的病态还是显而易见的。然而,在那个生命充满了灰色的季节里,他却意外地收获了婚姻。但结婚不到1年,妻子发现了小雷的“病状”后,便有了外遇抛他而去。

痛遭婚姻挫折的小雷,变得更加孤僻极端。就在这时,兄弟部队一个名叫李小花的女职工,知道小雷的事迹后,毅然放弃了一份在当时还算不错的工作,全心来照顾他。

有了小李的照顾,小雷病情有了明显的改观,除了有点思维逻辑不清,对数字不敏感外,与常人已无异。

一晃20多年过去,他们从小雷、小李变成如今的老雷、老李,夫妻俩一路扶持、相敬如宾。令人遗憾的是,因身体原因,至今他们无法体验为人父、为人母的那份亲情与欢乐。

但这并没影响老雷救人的初衷,他始终觉得救人于危难,是自己义不容辞的责任。只是,他感到亏欠妻子的太多。他常想,万一有天他撇下妻子而去,她的后半生该如何度过啊!

最近,部队又在清退伤病干部,他并不想懒着不走。如果组织能决解老伴的养老保险问题,让她晚年生活能自保,他会毫不犹豫地选择离开。

尾声

“老雷,有个好消息告诉你!”见现场的气氛紧张而尴尬,杨干事随手取下数码相机,凑到老雷的身边坐了下来,胖乎乎的脸上堆满了笑。

“说吧,有啥好事”!?老雷的态度仍有些强硬,很是不屑。

“嫂子的事有着眉目啦!”

“真的!?”老雷惊得“腾”地一下站起来,眼睛直直地盯着杨干事。“我还以为你是来清退我们的呢?”

“当然是真的,你的事组织一直放在心上呢!喏!今天来给嫂子照相办档案的!”杨干事指了指照相机边说,边站了起来。

这时,老雷一把抓住杨波的手,握了又握,激动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,只有眼里亮莹莹的液体在不停地闪动……



 
金万源商贸发展有限公司版权所有
联系地址:安徽省安庆市纺织南路1号 联系电话:0556-5511641 联系传真:0556-5513267
公司信箱:aqqybgs@aliyun.com 总经理信箱:aqqyll@aliyun.com
备案序号:鲁ICP备13015758号-1 皖公网安备:34080302000049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