访问旧版 省公司内网 设为首页 联系我们
今天是:
站内搜索:
天气情况:
乘车站:
终点站:
 
  企业文化
当前页:首页 > 企业文化 > 职工园地  博客天地
 
前河在西 潜山分公司 张玲
2019-05-28

前河早就存在,在亘古久远之年;或者说,她如一位长者,站在我的记忆里。

儿时起,长辈们称“前河”为“西河”,因为那条河位于我们居住的小城的西边。俗定的名字最入人心,所以小城的人都称她为“西河”。

对于西河,我最初的记忆是夏天的傍晚。夕阳已经收敛锋芒,只留下桔红色的光芒洒在河面上。水流涌动,缕缕光芒如精灵般依附着水面,水光潋滟,驿动着,映衬得河水更有深邃的质感。空气也随之凉爽。

斜照,疏影绰约。光影中,父亲的加重自行车载着母亲和我,母亲的手臂上挽着一篮换洗的衣服。去西河。

择一块光滑的石板,母亲蹲在石板上麻利地搓洗衣物。我撒开小脚,兴奋地追逐着低飞的蜻蜓,却为捕获的失败而失落,只是奔跑追逐中,弄得自己气踹嘘嘘、汗流夹背,引得母亲软声的责骂。但那蜻蜓一直低飞在我记忆的水面上,时常出现“小荷才露尖尖角,早有蜻蜓立上头”的画面。

暮色四合。月亮悄悄地从云层中移了出来,皎洁明亮。星光点点,萤火虫的流光就在身边。蚊虫逐渐多了起来,父亲轻摇蒲扇为母亲驱蚊。母亲手中的棒槌起起落落,与青石板撞击出嘹亮的歌声,河水摇晃着,恍惚中听得蛙声一片……

西河,是儿时的一个向往。巴掌大的小城,局限了孩子的视野。唯有西河是宽阔的,对于孩子们来说。

暑假时,常与小伙伴相约去西河。去看西河金色的沙滩,去看西河两岸坝堤上的青青杨柳,还有树上“知了,知了”叫个不停的蝉,呼朋唤友,应和凉爽的夏风。

我们不在意炎炎烈日,顶着一杆荷叶就跑出去。薄薄的汗衫与露指的塑料凉鞋遮挡不住阳光的炽烈,精瘦的脊背与赤裸的小脚像涂了一层深褐色的油彩,黑黝黝的。我们在银色的沙滩上互相追逐,留下深深浅浅的脚印,脚印里重叠起如浪花般开心的笑,一串串的,笑声淡化了阳光的锐利,炙热的空气早已被清凉的河水洗涤,一下子透明澄澈起来。

“西河是从哪儿来的?”

“我知道,我知道,西河的水是从天上来的。你看,远处的水与白云连接在一起了。”

“不!不是的!西河的水是从天柱山上流下来的。”

“山上怎会有水呢?天会下雨,西河的水是从天上来的。”

懵懂年少,放开自己的想象,煞有介事地争论着。

长大了,才知前河(在潜山县城的那段多称作“西河”)是长江的二级支流,发源于安徽省岳西县公界岭。前河自牛肩岭入潜山县境后,一路有许多支流汇入。袁家渡的五庙河,徐家老屋的梅寨水,水吼岭的割肚河,野寨的山谷流泉……。

一路汇入的河流,不仅让前河越发丰盈,也带来一个个动人的故事。五庙河、梅寨水流动的歌声里,有千年银杏的守望,有八斗暴动、梅寨暴动的壮怀激烈,有割肚河名字的传奇。更有一股清流在野寨的山谷中流出,溪中石牛伏卧,两岸松竹掩映。牧童横笛山水间,古寺禅音云烟处。胜景难却,引无数骚客竞折腰,黄庭坚将此胜地命名为“山谷流泉”,王安石留下“水无心而婉转,山有色而环围,穷幽深而不尽,坐石上而忘归”的绝句。历经数百年,山谷流泉上的摩崖石刻已经是满石珠玑,想必当年也是墨客云集,借流觞曲水,畅叙幽情吧。

白色的水流从“手可摘星辰”的山巅之上流淌下来,携着孤傲倾城而出,如万马奔腾,气势磅礴;也有从上游大张旗鼓地奔赴而下,行色匆匆;当水流汇集于三祖禅寺之前的平缓开阔之地时,缓慢舒朗起来,悠悠的含着惬意。前河经竼音洗涤、佛前檀香熏陶,阅诗百篇,阅尽沧桑,历经一番修炼后淡然地走进小城。

前河一路旖旎,婉转曲折,走了115 公里。这是一个我望不到边的数字。儿时不知道西河有多长,总想去看看她的尽头是啥样,因为有小伙伴说西河的尽头有美丽的花朵,有清澈的山泉,而且那泉水很甜很甜,像是加了白糖。

小伙伴们带着好奇,决定徒步沿着大坝去找到西河的源头,并带上一壶水与两个大饼。那大饼是车站旁边侯驼叔做的。买大饼的时候,我还特意嘱咐侯驼叔不要告诉爸妈,因为不想让爸妈知道我们去“远行”。

行走中,一个桑葚园滞留了我们的脚步。等两个小口袋装满紫红透亮的桑葚时,寻找西河源头的计划再也没有人提及,满脸双手都沾满红色桑葚汁的小伙伴们,默契地沿着来时的路回了家。

稚嫩的童声随着时光的流逝而远离,留下不绝于耳的回音。远处飘浮的白云,依然悠然地看着脚下发生的故事。

故事里的那个小姑娘,扎着两只羊角辫,扑闪着大眼睛,依偎在父亲宽厚的臂弯里,乘着黑色“永久”自行车,去西河看水。

天色阴沉,连日暴雨让河流肿胀起来。河水像摩登女郎扭动腰肢劲舞时的长发,起伏不定。摇晃着的河水,发出急促低沉的喘息声,直愣愣地扑向桥垛,撞击后倒退几步,继续摇晃着,试图冲向桥面,伸长的手臂刚触及桥面,又在摇摆晃动中收回。它反复地晃动着身子,似乎脚下的陆地也随之晃动。气势汹汹的河水,吓得她直往父亲怀里躲避,嚷着要回家。父亲一手搂着小姑娘,一手扶着车,肯定地说:“有爸爸呢,别怕!”

河水终究没有跃上桥面,只是在小女孩的心里撞击了一下,转了一个圈,又恢复了平静。隔两日,阳光依旧温暖,微风依旧轻盈,水面依旧凌波荡漾,片片流金,似千万只金蝶舞动着翅膀,拍打着眼眸,恰如一抹挥不去的记忆,刻入脑际。

“晚风轻拂澎湖湾,白浪逐沙滩。没有椰林缀斜阳,只是一片海蓝蓝。坐在门前的矮墙上,一遍遍怀想”。

凭栏独立,遥望天际。唯见天柱山巍峨耸立,青云出岫。李白为其率性挥毫:“奇峰出奇云,秀水会秀气。”白居易歌赞:“天柱一峰擎日月,洞门千仞锁云雷。”更有汉武帝刘彻,率领皇家船队,浩浩荡荡,从长江直入前河登礼天柱山,封天柱山为“南岳”。历经千年,想必那份辉煌至今依然无可比拟。

一声清脆的布谷声从远处传来,唤醒沉醉的思绪,也将西河两岸的农作物唤醒,金黄的油菜花洋洋洒洒地铺满一季,柳絮吹过,梅子黄时,又是一季来。

流淌了千年的前河,潺潺不断滋润着万物,孕育着璀璨的古皖文明。五千多年前的新石器时代,升起人类远古文明的曙光;甘甜的河水养育了一代又一代的黎民百姓,京剧鼻祖程长庚、小说大师张恨水,杂技皇后夏菊花,都从这里走出去。薛家岗遗址、弹腔、徽班进京、黄梅戏,痘姆陶……成了皖山潜水的印证,深深地烙在这一片热土之上。

《潜山县志》记载:“县以山名,山以潜名”,以潜山“幽岩邃谷,穷之益深,潜之取义也。”县城名叫“潜山”,前河也随之为“潜水”。西河不论叫“潜水”还是“前河”,她都像母亲一般盘踞人们的心灵。岁月催人老,她却容颜依旧,甚至是芳华卓越,充满着朝气。

熹阳暮色里的碧水青山,霓虹闪烁的横渡大桥,花气清婉、望中迤逦的十里绿道……“落霞与孤鹜齐飞,秋水共长天一色”,前河灵动飘逸着。

前河在西,曲折蜿蜒。颤动着生命的音符,掠过岁月的裙袂,奔流不息。


 
金万源商贸发展有限公司版权所有
联系地址:安徽省安庆市纺织南路1号 联系电话:0556-5511641 联系传真:0556-5513267
公司信箱:aqqybgs@aliyun.com 总经理信箱:aqqyll@aliyun.com
备案序号:鲁ICP备13015758号-1 皖公网安备:34080302000049号